当前位置:天博娱乐 > 天博娱乐平台 > 天博娱乐平台

儿童医学中心招募:为化疗后小病人建一个爱心

  图片说明:白血病患儿期待有一头潇洒的短发/殷立勤

  东方网6月3日消息:“我亲爱的小伙伴们!因为爱的化学作用,我们才会舍得把一肩美丽的长发变成一头潇洒短发。所以,这个春天,你准备好做个可爱伶俐的短发女生了吗?如果准备好了,如果你的头发差不多已经有30厘米长,也没有烫染过的话,那么请快快联系我吧!”这是12岁上海初一学生朱玥潼发起的微信募集。

  这一爱心创意昨天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落地——为肿瘤化疗后的小病人建一个“爱心头发库”。从昨天开始,新闻晨报也和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联手对外进行爱心招募。

  报名电话:4006200000,8008190000。

  13岁佳佳首个报名戴假发

  佳佳今年13岁,最爱的是她的头发,又长又黑。说到佳佳的病,爸爸妈妈至今难以相信,今年大年初四,佳佳突然觉得嘴不能动了。13岁,花一样的年龄,噩梦就这样开始了。经过检查,儿童医学中心诊断,佳佳得的是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”。在第一个化疗疗程进行时,因为药物的作用,佳佳开始脱发,只要梳头,梳子上就满是头发。随后,脱发越来越严重,只要头一动,头发就掉下来,到处都是。更让她难过的是,因为掉发不均,头发一块稀疏一块稠密。

  “干脆剪掉吧!”平时不爱剪发的佳佳第一次和妈妈提出了剪发要求,眼睛里都是泪水。就这样,佳佳成为了光头。妈妈给她买来了帽子,但是她却低下了头:“我不想去上学了,不想让同学们看到我怪怪的样子。”

  儿中心的医生告诉孩子可以报名做假发,重新找回原来的样子。佳佳第一个主动报名,“我想要一个范冰冰式的波波头”。于是,佳佳成为第一个试戴假发的孩子。但是,幸福来得却并不容易,意外又出现了,当美发师到医院为佳佳测量头围的时候,佳佳正在和化疗作斗争,反复。阿姨为佳佳做主:选了顶清爽简洁的短发。等化疗反应过去后,佳佳才听说了假发的款式,心里有些小小的难过,短发不是她理想的发型。

  当假发戴在佳佳的头上时,爸爸妈妈、医生、假发设计师都有些忐忑,唯独佳佳幸福地笑了,“是范冰冰一样的波波头。”生病后她第一次要来了镜子,照了很久,还做了各种表情,她再次找回了幸福的自己。

  戴上帽子不料更惹人注意

  我们的小小举动就能点燃这些病痛孩子的幸福。

  很多人没想到,这个创意来自12岁上海立达中学初一学生朱玥潼,创意源自一个美国小男孩克里斯蒂安的故事,“有一天,克里斯蒂安突然留起了长发,在学校受到很多异样的眼光和嘲笑,但他依然我行我素,不顾别人的指指点点,一直了2年!他是要干什么?他把留到足够长的头发扎起来,然后,‘咔嚓’一剪刀!原来他是要把这些头发捐赠给脱发儿童,给他们做假发用!”

  医院为什么不促成这项美丽的公益呢?于孩子的美丽心灵和奇思妙想,儿童医学中心决定在确保医疗安全、质量的前提下,做好这件事。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党委副、上海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季庆英说,医院对白血病的孩子进行了小调查,结果发现有这样需求的血液肿瘤小患儿很多,特别是女孩子。

  程程今年5岁,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在第一个化疗疗程后,程程开始一把一把地掉发。“有一次程程忘了戴帽子,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,当时我是很难过的,我想她的心里也很难过。”程程的母亲说。另一位白血病患儿的妈妈说,以前以为给孩子戴帽子就能光头,但是戴上帽子后,孩子更引人注目,特别是夏天。

  “医院曾想通过送漂亮的帽子来缓解孩子的焦虑,但这不能代替真正的头发给孩子们带去自信。”季庆英说,化治造成的脱发不止改变孩子的面貌,他们会自卑,会怯懦。有的父母怕孩子看到自己没有头发的样子,就把家里的镜子全藏起来。然而,当孩子从玻璃窗隐约看到自己时,会非常恐惧,觉得自己是个,这种感受难以理解。

  白血病女孩剪发献爱心

  昨天,招募发出后,首批爱心头发已经到位。其中,还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捐赠。捐献者是白血病病房的孩子。平时很少感冒发烧的她5月初突然被确诊为白血病。她也有一头长发,但听到自己的头发能够让病房的其他白血病孩子带去美丽,就让妈妈剪去了她超过20厘米的头发,并第一时间送到了儿中心医生办公室。

  与此同时,5位医务人员和1名医二代捐出了自己的头发。第一位捐赠的小朋友来自福山外国语小学五年级的朱天懿,朱天懿是血液肿瘤科医生董璐的女儿,今年11岁,同样对头发爱护有加,但得知招募消息后她自己提出,“我捐出自己的长发。”儿童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医生王翔每天和白血病孩子朝夕相处,昨天出门前她跟家人说,“我回来就是短头发啦,因为我要去做一件好事。仁济医院儿科长姜春在活动前送来了自己长长的头发。

  [新闻链接]

  爱心头发:20厘米以上,无烫无染

  头发也可以帮助别人,这是太美好的事。

  这些呼吸着你的氧气的头发捐赠以后,就会开始一次奇幻旅程:它们将坐飞机到达,的假发工厂师傅将去除问题头发,挑出粗细均匀的头发,去毛鳞,去色,上色,让头发重新达到最好的状态。此外,发型师会给每个需要假发的白血病孩子量头围,评估小朋友以前的头发疏密,再根据白血病孩子自己想要的发型,设计师会设计出一顶属于每个白血病孩子的假发。随后,爱心捐赠的头发和假发在一起,平均1500根头发组合在一起。爱心假发出炉后,假发设计师还会给小朋友进行两次试戴。反复修整后,一顶满含着爱心的假发就会给白血病孩子带来不同的美丽啦。

  据悉,最终给白血病小朋友的假发套,四成是爱心人士的真头发,其他的是纤维假发。因为全真发制成的不是最完美的。用真发做成的发套,洗前虽然戴着很好,可每次洗完之后打理很麻烦,而且会干巴巴塌下来。这是因为头发长在头上时有营养供给,它们会很有活力,一旦离开了身体,缺乏营养,就会越来越来枯萎。这与花草离不开土壤是一个道理。

  不过,捐赠头发也有要求。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指出,给白血病孩子捐赠的头发必须在20厘米以上,才能进行后期处理加工。特别指出的是,捐给小朋友的头发不能烫,不能染,因为烫染过的头发了毛鳞片,已经损伤了头发。

  图片说明:白血病患儿期待有一头潇洒的短发/殷立勤

  东方网6月3日消息:“我亲爱的小伙伴们!因为爱的化学作用,我们才会舍得把一肩美丽的长发变成一头潇洒短发。所以,这个春天,你准备好做个可爱伶俐的短发女生了吗?如果准备好了,如果你的头发差不多已经有30厘米长,也没有烫染过的话,那么请快快联系我吧!”这是12岁上海初一学生朱玥潼发起的微信募集。

  这一爱心创意昨天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落地——为肿瘤化疗后的小病人建一个“爱心头发库”。从昨天开始,新闻晨报也和上海儿童医学中心联手对外进行爱心招募。

  报名电话:4006200000,8008190000。

  13岁佳佳首个报名戴假发

  佳佳今年13岁,最爱的是她的头发,又长又黑。说到佳佳的病,爸爸妈妈至今难以相信,今年大年初四,佳佳突然觉得嘴不能动了。13岁,花一样的年龄,噩梦就这样开始了。经过检查,儿童医学中心诊断,佳佳得的是“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”。在第一个化疗疗程进行时,因为药物的作用,佳佳开始脱发,只要梳头,梳子上就满是头发。随后,脱发越来越严重,只要头一动,头发就掉下来,到处都是。更让她难过的是,因为掉发不均,头发一块稀疏一块稠密。

  “干脆剪掉吧!”平时不爱剪发的佳佳第一次和妈妈提出了剪发要求,眼睛里都是泪水。就这样,佳佳成为了光头。妈妈给她买来了帽子,但是她却低下了头:“我不想去上学了,不想让同学们看到我怪怪的样子。”

  儿中心的医生告诉孩子可以报名做假发,重新找回原来的样子。佳佳第一个主动报名,“我想要一个范冰冰式的波波头”。于是,佳佳成为第一个试戴假发的孩子。但是,幸福来得却并不容易,意外又出现了,当美发师到医院为佳佳测量头围的时候,佳佳正在和化疗作斗争,反复。阿姨为佳佳做主:选了顶清爽简洁的短发。等化疗反应过去后,佳佳才听说了假发的款式,心里有些小小的难过,短发不是她理想的发型。

  当假发戴在佳佳的头上时,爸爸妈妈、医生、假发设计师都有些忐忑,唯独佳佳幸福地笑了,“是范冰冰一样的波波头。”生病后她第一次要来了镜子,照了很久,还做了各种表情,她再次找回了幸福的自己。

  戴上帽子不料更惹人注意

  我们的小小举动就能点燃这些病痛孩子的幸福。

  很多人没想到,这个创意来自12岁上海立达中学初一学生朱玥潼,创意源自一个美国小男孩克里斯蒂安的故事,“有一天,克里斯蒂安突然留起了长发,在学校受到很多异样的眼光和嘲笑,但他依然我行我素,不顾别人的指指点点,一直了2年!他是要干什么?他把留到足够长的头发扎起来,然后,‘咔嚓’一剪刀!原来他是要把这些头发捐赠给脱发儿童,给他们做假发用!”

  医院为什么不促成这项美丽的公益呢?于孩子的美丽心灵和奇思妙想,儿童医学中心决定在确保医疗安全、质量的前提下,做好这件事。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党委副、上海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季庆英说,医院对白血病的孩子进行了小调查,结果发现有这样需求的血液肿瘤小患儿很多,特别是女孩子。

  程程今年5岁,患有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在第一个化疗疗程后,程程开始一把一把地掉发。“有一次程程忘了戴帽子,周围的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,当时我是很难过的,我想她的心里也很难过。”程程的母亲说。另一位白血病患儿的妈妈说,以前以为给孩子戴帽子就能光头,但是戴上帽子后,孩子更引人注目,特别是夏天。

  “医院曾想通过送漂亮的帽子来缓解孩子的焦虑,但这不能代替真正的头发给孩子们带去自信。”季庆英说,化治造成的脱发不止改变孩子的面貌,他们会自卑,会怯懦。有的父母怕孩子看到自己没有头发的样子,就把家里的镜子全藏起来。然而,当孩子从玻璃窗隐约看到自己时,会非常恐惧,觉得自己是个,这种感受难以理解。

  白血病女孩剪发献爱心

  昨天,招募发出后,首批爱心头发已经到位。其中,还收到了一个意外的捐赠。捐献者是白血病病房的孩子。平时很少感冒发烧的她5月初突然被确诊为白血病。她也有一头长发,但听到自己的头发能够让病房的其他白血病孩子带去美丽,就让妈妈剪去了她超过20厘米的头发,并第一时间送到了儿中心医生办公室。

  与此同时,5位医务人员和1名医二代捐出了自己的头发。第一位捐赠的小朋友来自福山外国语小学五年级的朱天懿,朱天懿是血液肿瘤科医生董璐的女儿,今年11岁,同样对头发爱护有加,但得知招募消息后她自己提出,“我捐出自己的长发。”儿童医学中心血液肿瘤科医生王翔每天和白血病孩子朝夕相处,昨天出门前她跟家人说,“我回来就是短头发啦,因为我要去做一件好事。仁济医院儿科长姜春在活动前送来了自己长长的头发。

  [新闻链接]

  爱心头发:20厘米以上,无烫无染

  头发也可以帮助别人,这是太美好的事。

  这些呼吸着你的氧气的头发捐赠以后,就会开始一次奇幻旅程:它们将坐飞机到达,的假发工厂师傅将去除问题头发,挑出粗细均匀的头发,去毛鳞,去色,上色,让头发重新达到最好的状态。此外,发型师会给每个需要假发的白血病孩子量头围,评估小朋友以前的头发疏密,再根据白血病孩子自己想要的发型,设计师会设计出一顶属于每个白血病孩子的假发。随后,爱心捐赠的头发和假发在一起,平均1500根头发组合在一起。爱心假发出炉后,假发设计师还会给小朋友进行两次试戴。反复修整后,一顶满含着爱心的假发就会给白血病孩子带来不同的美丽啦。

  据悉,最终给白血病小朋友的假发套,四成是爱心人士的真头发,其他的是纤维假发。因为全真发制成的不是最完美的。用真发做成的发套,洗前虽然戴着很好,可每次洗完之后打理很麻烦,而且会干巴巴塌下来。这是因为头发长在头上时有营养供给,它们会很有活力,一旦离开了身体,缺乏营养,就会越来越来枯萎。这与花草离不开土壤是一个道理。

  不过,捐赠头发也有要求。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指出,给白血病孩子捐赠的头发必须在20厘米以上,才能进行后期处理加工。特别指出的是,捐给小朋友的头发不能烫,不能染,因为烫染过的头发了毛鳞片,已经损伤了头发。